上海和黃藥業

字體大?。?span class="sft">AAA

朱俊江: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朱俊江,1965年生人,1984年加入上海中藥制藥一廠(上海和黃藥業前身),從一名學徒工起步,30余年兢兢業業,刻苦鉆研,從未有過懈怠。他視麝香保心丸為自己的孩子,把培育這個“孩子”健康成長當作人生最大的事業。


自動篩丸機、潮料混合機、高效混粉機的設計發明,超微粉碎機的替代使用,帶式干燥機的改進,篩網擦顆粒起模等一系列的技術革新極大地提高了生產效率,提高了產品質量。他也因此收獲了“上藥藥材工匠”、“創新能手”、“優秀員工”等諸多榮譽和表彰。


面對這樣一位優秀的中國工匠,我們內心充滿著敬重和佩服。朱師傅是如何從學徒工成功轉型的呢?他又是如何激發了自己的創新靈感,點燃了心中熊熊的創新之火的呢?且讓我們把時間切換到三十三年前,一切自有答案……


懵懂小子觸電保心丸


1984年的一天,真南路2098號上海中藥制藥一廠門前,一個不到20歲的毛頭小子前來報到,他叫朱俊江。而后,小伙子成為了片劑班組的一名學徒工,不多久,他又被調任到細料丸班組,從事貴細料丸藥的生產。那時的調動不似今天,身為學徒工的他沒有選擇,只有服從。


然而,初來乍到的朱俊江就像步入了一個神奇的小藥丸王國:六應丸、新消丸、蟾酥丸、珍珠丸、麝香保心丸……一粒粒小小的丸藥,每一種,都有一段“策馬疆場”的傳奇。


特別是麝香保心丸,剛剛研發投產沒幾年,即被評為國家醫藥管理局的優質產品。師傅們給他講述了一段麝香保心丸“前世今生”的故事:記載于《太平惠民和劑局方》的宋代宮廷御藥蘇合香丸被奉為“圣藥”后,遠傳朝鮮、日本,對日韓漢方醫學發展產生了深遠影響。20世紀70年代,日本漢方藥“救心丹”進入中國市場,掀起搶購狂潮,“漢方藥的優勢已經不在中國”的輿論甚囂塵上。我國醫學界一片嘩然的同時也在反思:“為什么我們自己不能對經典名方進行二次開發呢?”對此,中醫藥專家紛紛提出要開發一種治療冠心病的新型成藥。1974年,在上海市衛生局牽頭下,由上海中藥制藥一廠和以華山醫院戴瑞鴻教授為主的專家組臨危受命,開始了新藥研制工作。經過多個處方反復認證、修改和臨床驗證,最終在1981年,蘇合香丸以麝香保心丸的身份從皇室深宮走上了創新時代前沿,以確切的療效有效回擊了日本救心丹的神話。


麝香保心丸飽含民族氣節的研發故事,深深烙在了年輕的朱俊江心里;而那一粒粒黑黑小小卻功效強大的丸藥,也似乎有著一種魔力,讓他躍躍欲試?!巴杷庍€不好做,不就是圓的?”他心下嘀咕著,恨不得立馬就能做出丸藥來。


但是,他想簡單了,一上手,藥粉、漿液,根本不聽使喚,很快就粘成了一團。他求助地看向師傅,擔憂著師傅的責罵。但是,師傅并沒有過多地責備,而是告訴他,不要急,先慢慢看,看幾天再說。


就這樣,懷著濃厚的興趣和好奇心,他跟著師傅們一步一步學,師傅們也手把手地一項一項教……


扎實功底練就真功夫


體會到手工制丸不易的朱俊江,變得越來越穩重了。備料、前處理、起模、丸藥加大、打光,每一個步驟、每一個動作,他都學得刻苦認真,若是沒有達到師傅的要求,便千百次地練,直至深夜。


“那時的師傅,確實是嚴厲而負責的;那時的徒弟,也確實是誠實和聽話的?!边@是他看到現在的徒弟有時表現出的叛逆和不認真時,常常說的一句話。


“麝香保心丸每一粒丸藥只有22.5mg、直徑2.8mm,每次才服用1~2粒,所以,丸藥重量的控制非常重要。每一粒丸藥的最大差異,國家標準是±15%,我們師傅要求的,以及工廠內控標準是±12%。要達到這個標準,是需要下功夫的。丸藥在加大過程中,加粉量的控制、手勢的掌握至關重要。平時對于操作人員重要的訓練一環就是這個?!?


慢慢地,朱俊江將細料丸每一個工藝環節的操作都學得扎扎實實。之后的十幾年里,他也謹遵師傅們的教導,勤勤懇懇,兢兢業業,力爭做出更精致的丸藥。


創新火花迸發熱情高


時間匆匆流逝,那時的中成藥,特別是貴細藥丸,已漸漸受制于原料稀缺,產量均不大,朱俊江照例重復著師傅們教給他的每一個動作。轉眼到了2001年,公司合資了,一切都站到了新的起點上。


合資后,麝香保心丸因其確切的療效,產量每年大幅提升。朱俊江緊跟車間和班組的節奏,招人、帶徒弟、擴大再生產。但漸漸地,他感到力不從心了,帶人的速度遠遠跟不上市場產品的需求。特別是手工制丸,如要確保丸藥的均勻性,就需要不斷地反復過篩,過篩的人手遠大于其他操作所需的人工。怎么辦?他沉思了,很多個夜晚,輾轉難眠……


2008年的那一天,他如往常一般,在泛丸鍋中不斷加著丸藥??粗杷幵阱亙炔煌5胤瓭L,一道靈光突然乍現:如果鍋底有孔,小的丸藥是否就自行從孔里漏下去,大的留在上面了?如果將不同孔徑的篩子做成篩筒連接起來,不就能實現自動篩丸了嗎?


想到這里,他興奮極了,趕緊將這一想法告訴了車間領導。車間領導極為重視,很快找到了愿意嘗試的廠家。大家反復修改、討論,最后定型了目前看到的篩丸機樣式。樣機做好了,經過試驗卻發現,篩不干凈:大的丸藥里摻雜了小丸藥,這對于貴細料的微粒丸來說,是不可接受的。于是,他又經過反復分析、比較,修改孔徑、網孔比等參數,最終,篩丸機大獲成功。人工篩丸時,45kg批量的麝香保心丸需要4個專職篩丸工;使用自動篩丸機后,180kg的批量,同時生產4個批次,也只需2個篩丸工,生產效率得到了極大提升。


從那時起,朱俊江內心的創新之火,星星點點不斷迸發,繼而達到了燎原之勢。麝香保心丸預處理原先使用球磨方式進行粉碎,該工藝耗時長、效率低,且不易清洗。為此,他通過多次試驗,使用先進的超微粉碎替代傳統的球磨粉碎,生產時間由原來的72小時縮短為4小時,且每批次可以徹底清潔。并且為方便所用工器具轉運,他還發明了一部轉移裝置,獲得了實用新型專利。


針對老式槽型混合機存在漏油、漏物料、不密閉、混合不均勻等缺點,他與車間及工程部門討論分析,設計了一臺高效混粉機。該機器不但密閉性好,混合效率和均勻性也大幅提高,混合時間由原來的1小時縮短為15分鐘。麝香保心丸起模多年來一直保留著原始的竹編起模方式。為杜絕微生物污染,他帶領起模人員多次試驗,成功實現了篩網擦顆粒方式起模,進一步提高了產品質量。2014年,老廠生產能力已滿負荷,但麝香保心丸的市場需求還在日益增加。對此,他與工藝員仔細分析生產過程,挖掘余量,在生產時間、人工不變的情況下,提高批投料量。該方案執行后,每年多生產麝香保心丸700多萬盒,共節約人工及檢驗成本30余萬元。該建議獲得當年合理化建議一等獎。2016年,老廠搬遷至奉浦新廠。在新廠調試過程中,他發現帶式干燥的物料損耗率太大,于是積極思考,通過調整進料系統,使物料損耗降低到5%以內,每年可為公司創造價值1000多萬元。這個提案獲得了各級領導的極大肯定,并獲得上海市總工會職工創新成果表彰。2017年,因對麝香保心丸的諸多技術革新,朱俊江榮膺“上藥藥材工匠“?!艾F在全社會都在倡導工匠精神,將工匠精神提到了很高的高度,對我們來說既高興又有壓力。高興的是,我們一線工人越來越受到重視了;感到壓力的是,我們更要做的好了?!八缡钦f。


中藥傳承寄望后來人


2010年,朱俊江從一線管理崗位退下來后,開始專注于產品技術工作,并將自己鉆研、總結出來的泛丸技術,通過“傳幫帶“活動,毫無保留地傳授給新進青年員工。同時,他也以身作則,鼓勵大家開展繼續學習,提高自身的業務素養。


陳嵩、黃慧德、徐捷、林冰清都曾是他的徒弟,如今都已是工段和車間的骨干。在他的推動之下,丸劑班組通過國家職業能力鑒定中心考評的人數達到26人。2001年以來,班組屢次被評為上藥藥材和上藥集團的先進集體;2013年獲評“上海市和全國質量信得過班組”;2015年喜獲“上海市模范集體”稱號。


對于中醫藥傳承,身為一代制藥人的朱俊江眉宇間是深深的憂慮,“我們的傳統經典良方越來越少了,不是藥方本身消失了,而是藥材的消失、資源的枯竭。如何保護我們的資源、合理地利用,讓這些經典良方可以繼續造福我們的子孫后代,是我們亟需要思考的問題。


我們現在的責任,一方面是要呵護好產品,通過不斷的創新使產品質量更穩定,能夠服務更多的患者。我們看麝香保心丸的生產過程就像看自己的小孩慢慢長大,它們都是活的,是有生命的,我們要盡力將它們‘雕琢’得更好。另一方面,我們要把手中的技藝傳承下去,讓下一代能穩穩接住并延續下去。中藥的傳承,除了原料和工藝外,更重要的是人,我們需要更多立志于中醫藥事業的人。我也希望現在的年輕人能靜下心來,用心做好手頭的事。你發自內心地做一件事,就會不斷琢磨、精益求精、做到極致?!?


回顧朱俊江師傅的過往,點點滴滴,我們感受到了精益求精、砥礪前行的“匠人精神”,感受到了他心中對中醫藥的深沉熱愛和對后輩的無私關懷。正是因為有朱俊江師傅們這樣的傳承者和創新者,有源源不斷的后繼者,我們相信,國藥的明天自是春和景明、一碧萬頃。

上海和黃藥業有限公司 ? 版權所有|互聯網藥品信息資格證書(滬)-非經營性-2018-0025 |滬ICP備12013837號